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客>头条
作品标题:这些年,我们共同走过
2019-04-28 15:17:00    武汉广电

  2017—2018年度中国广播影视大奖广播电视新闻类节目奖

  对外广播、电视新闻节目;广播对台港澳节目;广播剧;广播文艺节目推荐表

  奖项名称: 广播剧 项

  连续剧 子项

  

作品标题

  这些年,我们共同走过

播出单位

武汉广播电视台

 播出

 频率/频道

武汉广播电视台音乐广播FM101.8

播出日期

20181231   

播出时段

 2点——4点

播出栏目

 聆听经典 

 推荐单位

 湖北广播电视学会

作品时长

三集(第一集28分02秒;第二集29分14秒;第三集27分47秒

 作者

 (主创人员)

编剧:赵明、曾鼎;导演:杨馨;演播:李敬晨、鲍洁、林立、吴凯、马建斌、李梦媛、冯砚迪;录制:何林;监制:肖剑锋、赵明

参评

作品

简介

  上世纪70年代末,郑新汉凭着着独特的商业嗅觉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在祖国改革开放的大好机遇下艰苦创业。

  从被认为是“倒爷”到国家承认的“个体户”,郑新汉敏锐地抓住时代的脉搏,勇敢地成为一代弄潮儿,也为自己收获了美好的爱情,和谐的家庭。

  2015年,郑新汉的儿子郑明从国外学成归来,年轻人跳跃的思维和郑新汉传统的商业理念发生了矛盾。妈妈告诉了儿子父亲创业的经历,郑明更加理解了爸爸,向爸爸解释自己的“互联网+”的商业模式,父子俩终于达成了共识。

  该剧在武汉广播电视台音乐广播首播,并通过“掌上武汉”、“蜻蜓FM”“喜马拉雅FM”等手机APP,以及武汉音乐广播官方微信公众号小程序播出。

   

推荐

理由

  该剧具有以下特点:

  1、小中见大,视角独特;

  2、线索清晰,冲突合理;

  3、演播精彩,人物鲜明;

  4、制作精良,可听性强;

  (因篇幅原因,以上特点详见“简介”。)

  该剧一经播出,在听众中引起了较大反响。许多听众反馈,此剧引起他们深深的共鸣,从聆听该剧中,找回了逝去的奋斗时光。

  特此推荐。

参评及推荐单位签字盖章

  参评单位领导签字:            推荐单位领导签字:

        

   

   

  2019年   月   日 盖章          2019年  月  日

 (请加盖单位公章)             (请加盖单位公章)

参评

单位

联系人

杨馨 

  办公

  电话

027-

  85806262 

  手机

  号码

13098874863 

 电子邮箱

  747403149@qq.com 

  地  址

湖北省武汉市

  汉口建设大道620号 

  邮编

  430015 

  

  

  

  广播连续剧《这些年,我们共同走过》简介

  广播连续剧《这些年,我们共同走过》讲述了一段跨越40年的故事:

  上世纪70年代末,郑新汉凭着着独特的商业嗅觉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在祖国改革开放的大好机遇下艰苦创业。

  从被认为是“倒爷”到国家承认的“个体户”,郑新汉敏锐地抓住时代的脉搏,勇敢地成为一代弄潮儿,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商业王国,为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同时,他也为自己收获了美好的爱情,和谐的家庭。

  2015年,郑新汉的儿子郑明从国外学成归国,年轻人跳跃的思维和郑新汉传统的商业模式发生了矛盾。妈妈为了让儿子更加理解自己的爸爸,为儿子讲述了爸爸郑新汉的创业故事。通过妈妈的讲述,郑明更加理解爸爸了,他主动找到爸爸,向爸爸解释自己的“互联网+”的商业模式,父子俩终于达成了共识。

  老一辈的商业传统在新一代年轻人的手中,用新时代的方式发扬光大了。

  该剧讲述了武汉普通一家人四十年来日新月异的生活故事,从小人物的视角真实质朴地展现了普通人在时代大浪中的命运变化,反映了我们国家这四十年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以及生活的美好。

  该剧具有以下特点:

  1、小中见大,视角独特:

  2018年,中国改革开放40年了。在这40年里,中国广袤的大地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该剧并没有采用广角的角度去表现祖国的变化,而是把目光锁定在郑新汉这个平凡小人物在这40年里,因为时代的变迁而发生的生活上的变化,让大家在故事中体会改革开放的春风,带给我们最美好的一切。

  2、线索清晰,冲突合理:

  故事从上世纪70年代末一直呈现到2018年,整整40年。但故事线索清晰,戏剧冲突设置合理。该剧编剧用平实的手法、看似不经意的叙事风格、清晰的脉络,把郑新汉一家人40年的变迁,以娓娓道来的方式展现在大家的“耳前”。时间的长河,慢慢流过,流过每一个人的心上,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有继续听下去的欲望。

  3、演播精彩,人物鲜明:

  该剧导演有二十多年广播剧导演经验,启用的都是演出广播剧经验非常充足演员,他们对人物有着深刻地理解,有着强烈的“信念感”,演播符合每个人物设定,让每个听剧的人都相信这个人物是真实的、可信的。

  4、制作精良,可听性强:

  该剧在后期制作方面也下了很大的功夫,语言、音乐、音响,广播剧三大要素配比恰到好处,为剧情的推动起到很好地作用。尤其是在场景转换方面,十分的顺畅,既能让大家迅速地进入规定情境,又毫无违和感,突出本剧强调的“时间长河,缓缓流过”的制作理念。

  此外,该剧为了展现时代的变迁,最大程度地表现时代的信息,运用了大量的代表的那个时代的歌曲、音乐。比如李光曦版的《祝酒歌》、《我的生活充满阳光》、蒋大为版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等等,都是当年街知巷闻、耳熟能详的歌曲,立刻就能把大家带回到这个有着满满回忆的年代,代入感极强。

  该剧在武汉广播电视台音乐广播首播,并通过“掌上武汉”、“蜻蜓FM”“喜马拉雅FM”等手机APP,以及武汉音乐广播官方微信公众号小程序播出。播出后,在听众中引起了较大反响。许多听众反馈,此剧引起他们深深的共鸣,从聆听该剧中,找回了逝去的奋斗时光。

  

  

  广播剧:这些年,我们共同走过

  人物:

  郑新汉 男 1958年出生

  李燕华 女 1960年出生,郑新汉妻子

  李书达 男 1934年出生,李燕华父亲

  郑 明 男 1986年出生,郑新汉儿子

  孙 晨 女 1988年出生,郑明女朋友

  叶东荣 男 1950年出生,郑新汉好友

  第一集

  【2015年,武汉天河机场,航班进出港播报声

  李燕华:新汉,新汉,看指示屏,儿子的航班落地了。

  郑新汉:对对,还不错,没有晚点。不过,从飞机落地,到出口这儿,估计还得一会儿呢。瞧你这着急的。

  李燕华:你心里不着急啊。这一路上你就在说,儿子留学回来了,就可以帮着打理工厂了,咱们也可以退居二线了。

  郑新汉:哈哈,儿子学成归来,我们也可以顺利交班啦。这些年,不容易啊!

  李燕华:行了行了,今天不说伤感的话。哎,乘客都出来啦。

  郑新汉:看见没?儿子走过来啦!郑明——

  李燕华:郑明——

  郑 明:(走近)爸,妈!

  李燕华:哟,瘦了啊。

  郑 明:没有,没有。你们呢?身体还好吧?

  李燕华:还好还好。

  郑新汉:好啦好啦。别在这里说啊。走,去停车场,我们上车,去饭馆,为儿子接风。

  李燕华:对对,走。

  【机场背景声渐小

  【饭店

  服务员:你们的菜齐了。请慢用。

  李燕华:儿子,多吃点多吃点。坐飞机辛苦了。

  郑 明:好的。爸妈,我先以茶当酒,敬你们一杯。

  郑新汉:好好。来,举杯。

  【碰杯

  李燕华:儿子,吃菜。这是你最爱吃的糖醋里脊。

  郑 明:我自己来。

  郑新汉:就是。你就让儿子自己吃。还像以前一样,什么事都包办吗?儿子今年都,都虚岁三十了。

  李燕华:是是。尽说我,你不一样吗?从昨天就开始念叨儿子,盼着儿子到工厂接班。儿子,这菜味道如何?

  郑 明:(吞咽)不错,在国外,就想着武汉的美食。

  郑新汉:郑明,爸爸是这样想的,你回来后,尽快到厂里熟悉一下,尽快上手,我也想早点把厂交给你。

  郑 明:爸,我……

  李燕华:嗨,这么急干嘛,先让孩子休息几天,还要倒时差呢。

  郑新汉:哦,对。

  郑 明:爸,我,我不想去公司,我想自己创业!

  郑新汉:什么?

  郑 明:我不想一回来就坐享其成,在爸爸这棵大树下享受。

  郑新汉:我理解你的想法。可你知道吗?爸爸能走到今天,非常不容易,我们一天天老了,所以特别希望你能……

  郑 明:我知道。可我还是想先出去闯闯,积累经验。

  李燕华:今天接风,先不说这个,吃菜吃菜。

  郑新汉:当初,爸爸妈妈把你送到国外留学,就是想让你学成后,能够回来……

  李燕华:行啦行啦,你就少说两句,儿子刚回来,你就让儿子开开心心地吃会儿饭吧。

  郑新汉:唉。

  【吃饭声渐小

  李燕华:(内心)接下来的接风宴,一家人吃得兴致都不高。尤其是新汉,看的出心里老大的不痛快,一直到很晚了,他还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音乐

  李燕华:怎么啦?还在想刚才的事?

  郑新汉:是啊,你说郑明他怎么就不愿呢?

  李燕华: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打算和生活了。

  郑新汉:唉!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儿子盼回来了,满以为他能接班,结果……唉,这么多年的打拼,我真的累了……

  李燕华:嗯。

  【转回忆,1977年10月,校园篮球场,众人打篮球,此起彼伏的叫喊声】

  群 杂:传给我!往这边往这边!

  男同学:哎呀!(摔跤)

  群 杂:(哄堂大笑)让你买双回力鞋吧!舍不得钱,非穿人字拖打球!摔跤了吧!

  男同学:什么呀!我可不像你们那么有钱!

  群 杂:你说你,不懂得包装自己吧!你想想看你打篮球的英姿,被女同学看在眼里!说不定就勾搭上了!你这吧唧摔个狗吃屎,谁看的上你呀!

  男同学:你们真是……每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听说十一月份就恢复高考了!不好好读书,还谈恋爱!

  群 杂:你也没好好读书呀!就是就是!还不是在这打篮球!

  男同学:哼!我这是利用课余时间强身健体!

  群 杂:你就扯把你……(群杂声渐弱)

  (郑新汉骑着自行车来到球场旁,刹车声)

  郑新汉:同学们喝汽水吗?

  群 杂:喝喝喝!怎么卖呀!给我拿一瓶……

  郑新汉:(开瓶盖)汽水不都一个价嘛!一毛二一瓶!

  男同学:我说,你这自行车后座上捆着的是什么?

  郑新汉:回力鞋呀?怎么,您有兴趣?

  群 杂:嘿嘿嘿!岂止是有兴趣!那简直是梦寐以求呀!哈哈哈哈(众人哄笑)就是买不起!

  男同学:你们都别说话!谁说我买不起了!给我来一双!

  郑新汉:行!十五块!

  男同学:(面露难色)呃……我只有十三块六毛……行吗?

  郑新汉:行!十三块六就十三块六!

  男同学:那……再请我喝瓶汽水行吗?

  郑新汉:(气乐了)嘿,我说你这人!行吧行吧!不过你可得多介绍同学朋友来我这买鞋呀!(又开了一瓶汽水)

  男同学:那肯定!(笑)

  打办工作人员:(远处喊)郑新汉!!

  郑新汉:嗯?

  男同学:快跑!那个家伙是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的!

  郑新汉:啥?(蹬上自行车)

  打办工作人员:你给我站住!别跑!

  郑新汉:你那么追我我能不跑!前面的都让让呀!小心开水!小心开水!

  (众人惊叫声!)

  打办工作人员:都让开都让开!那是个不法分子!别让他跑喽!

  郑新汉:我不是!我是良民呐!他想抢我的钱!

  打办工作人员:放屁!拦住他!他倒卖仿制鞋!他是个投机倒把的小混混!

  郑新汉:我真不是!呀……当心!

  【郑新汉一个不留神,摔了个狗吃屎】

  打办工作人员:(边喘气边说)这下你跑不了了吧!跟我走一趟!

  李燕华:(内心)那是1977年,刚刚粉碎“四人帮”,19岁的郑新汉偷偷仿制了一些回力鞋,拿到学校门口卖,结果被“打办”,也就是“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的给抓了。他的创业就是这样开始的。我想我有必要再和儿子好好谈谈。于是,趁着新汉出去应酬,我来到了儿子房间。

  【打游戏声音

  李燕华:玩游戏呢?睡得怎么样?

  郑 明:还好。刚起来,打打游戏放松一下。找我有事?

  李燕华:嗯。想跟你聊聊。

  郑 明:好,我把游戏关了。

  【游戏声停止

  郑 明:妈,您坐。

  李燕华:嗯。昨天晚上,你爸一晚上没睡好觉。

  郑 明:我知道我这么做会让你们失望、难过,可是,我从小就是按照你们设计的路在走,现在我长大了,我只是想独立地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

  李燕华:行,我今天就想和你谈谈你爸的创业经历。

  郑 明:好啊。

  李燕华:那是1979年底吧,我刚刚考上了武汉大学,在珞珈山住读。记得是一个寒冷的雨夜。

  【雨声

  李燕华:新汉,这么冷的天,你跑到我学校干嘛呀?来来,到这儿亭子底下来。

  郑新汉:好。(边哈气边说)我给你一样东西。你看!(从背包中拿出)

  李燕华:(边看边念出)个体工商户执照?哇,厉害呀!

  郑新汉:嘿嘿嘿。这是硚口区发放的第一批个体工商户执照!

  李燕华:我知道,一共才103张呢!

  郑新汉:对啊。从今以后,我就是个体户了,可以合法地摆摊做生意了。

  李燕华:你跑这么远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郑新汉:是啊。一拿到手,我就坐轮渡、转公交,拿过来给你看,路上折腾了两个多钟头呢!

  李燕华:那,(害羞,明知故问)为什么要给我看呢?

  郑新汉:因为,因为我们是街坊啊。从小就认识,所以有了好消息,当然想第一个通知你啦。

  李燕华:真的?

  郑新汉:当然——是真的啦。

  李燕华:那行了,我知道了。你赶紧回去吧,要不然没轮渡了。

  郑新汉:这么快就赶我走啊?

  李燕华:咱们是街坊,该说的事你也已经说完了,还不走,等着我请你吃饭啊?

  郑新汉:你当然要请我吃饭。

  李燕华:为什么?

  郑新汉:因为,我还要送你一本书——《飘》。(从包里拿出)给!

  李燕华:太好了!你在哪儿买的?

  郑新汉:我在汉口旧书书店找到的。上次请你看话剧《于无声处》里,你说也想看。我就跟你买了。

  李燕华:我就是随口一说。你还……

  郑新汉:只要你喜欢。喜欢吗?

  李燕华:喜欢。我,(害羞)

  【音乐

  郑新汉:(害羞傻笑)哦,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李燕华:你不是让我请你吃饭吗?

  郑新汉:你在读书,哪有钱啊?等我摆摊做生意赚了钱,我请你!

  李燕华:嗯。

  【音乐延续

  李燕华:(内心)新汉拿到营业执照后,来到汉正街,摆起了小百货摊,勤勤恳恳,起早贪黑,算是有了一点积蓄。后来,他找到了好友叶东荣,想一起做点什么。

  【四季美

  郑新汉:我说,这四季美汤包,真是香啊!(擦口水)

  叶东荣:愣着干嘛啊?进去呀?

  郑新汉:啊?真进啊?

  叶东荣:废话,我请你吃饭还能有假吗?

  郑新汉:谢谢咯!

  (二人走进四季美餐厅,响起李光曦版祝酒歌,我的生活充满阳光)

  郑新汉:这地方就是不一样!

  叶东荣:坐吧!

  服务员:两位吃点什么?

  叶东荣:啊!服务员同志!来四笼汤包,两笼鲜肉两笼香菇,再炸一碟春卷!再来两瓶啤酒!

  服务员:好的,就来!

  郑新汉:哟,叶东荣同志,没想到你在外边还挺人模狗样的?

  叶东荣: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啊,这是大馆子!对人客客气气的才显得有修养!

  服务员:(摆啤酒)啤酒来了,两位请慢用。

  叶东荣:好的,谢谢!

  郑新汉:(抢话)谢谢您服务员同志!(等服务员走远)怎么样?我也不差吧!

  叶东荣:去你的!你这显得假惺惺的!

  郑新汉:嘿嘿,我这不是经验不足嘛!还得叶东荣同志多多培养呀!

  叶东荣:少贫嘴!

  服务员:(摆盘子)您的餐齐了,请慢用!

  叶东荣:来,试试这个。

  郑新汉:那我就不客气了!先来个肉的!

  叶东荣:慢点……

  郑新汉:(烫)唉哟!(哈气)……怎么这么烫啊!

  叶东荣:都说了,汤包汤包!刚蒸出来,肯定烫啊!

  郑新汉:但是别说诶!还真香!

  叶东荣:嘿,吃汤包啊有讲究,看好了!先开窗,咬个小口,看见了吗?再嘬一口!(嘬)哎呀!真鲜呐!诶,这个时候就可以吃了!

  郑新汉:照你这么吃,能吃着个啥?

  叶东荣:你这人!苏式点心懂不懂?吃的就是个细节!

  郑新汉:行行行,你讲究!再点两笼,这一笼才七个,哪够我吃啊!

  叶东荣:哎!你……得得得,今天敞开吃,管饱!服务员同志,再来两笼虾仁的!

  郑新汉:嘿嘿嘿,东荣,让您今天破费啦!

  叶东荣:来,喝一杯!

  郑新汉:嗯!(喝酒,畅快声)

  叶东荣:你个体执照也拿到了,下一步怎么办?

  郑新汉:说实话,我还没想好,正想请教一下大哥你呢。

  叶东荣:我还真给你想了一件事!

  郑新汉:做什么?

  叶东荣:上次做回力鞋,我看你做的着实不错!所以我想你还是做跟这相关的——服装,怎么样?

  郑新汉:服装?

  叶东荣:批发喇叭裤、迷你裙,顺手弄点蛤蟆镜!

  郑新汉:来来来,您说您说,给您倒酒!

  叶东荣:先搞批发,然后学着样子自己做!我看你画回力鞋的那个草图,就不错,你有这个天赋。

  郑新汉:可是,我手头有点紧啊。

  叶东荣:知道你不富裕。我出启动资金,占你股份,可以不?

  郑新汉:可以啊。你这又是请我吃饭,又是给我启动资金。我爸妈活着的时候对我还没这么好呢!要不我认你当干爹吧!

  叶东荣:欸,别别别!少废话,我比你就大两岁,你认我当干爹,我还不乐意呢!

  郑新汉:行!嘿嘿!来来来!干了这杯!

  叶东荣:干!(碰杯)

  李燕华:(内心)新汉说干就干,做起了批发喇叭裤、迷你裙、蛤蟆镜的生意,还送我了一条喇叭裤。刚刚在家试穿上,爸爸下班回来了。

  【开门

  李书达:燕华,你还在家呢?你不是要回学校吗?

  李燕华:嗯,我收拾收拾。这就走(收拾东西声)

  李书达:(脚步近)燕华,我给你做了一缸子咸菜,带学校里吃吧。给。(放桌上)

  李燕华:好的。那我走了。

  李书达:等等。你怎么穿了一条喇叭裤?

  李燕华:是啊。爸,你看,好看吗?显得我腿多长啊!

  李书达:你!你给我换下来!(气得摔掉一缸子咸菜)

  李燕华:爸?你?

  李书达:你自己买的?你怎么有这么多钱?

  李燕华:不是,是,是别人送我的。

  李书达:谁送的?是谁送你这不正经的东西!

  李燕华:我?

  李书达:哦,我知道了,是不是郑新汉?是不是他?

  李燕华:爸,我。

  李书达:我就知道是他。从小在这一带就是个小混混,没爹没妈,一脸痞像,不是斗嘴,就是打架,前两年还被抓进了监狱。

  李燕华:爸,已经跟他平反了啊,还发给了他个体执照。

  李书达:那也改不了他品行!你看他那个样子,痞里痞气的,像个正经人吗?燕华,你妈走得早,爸爸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把你拉扯起来,好容易供你考上大学,你?(剧烈咳嗽起来)

  李燕华:爸。

  李书达:你从小就是爸妈的掌上明珠。你妈妈走的时候,拉着我,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我知道,她是舍不得你呀!你现在是大学生了,得交往一些正派的、有前途的朋友。

  李燕华:我知道。

  李书达:答应爸爸,不要再和郑新汉来往了!

  李燕华:好,我答应你,我这就把裤子退给他。(抽泣)

  李燕华:(内心)父亲的反对,让我不得不中断与郑新汉多年的交往。我给他写了一封信,连同他送我的喇叭裤,一起寄给了他。

  【汉正街

  郑新汉:没事,您到隔壁几家再转转,我这里的裤子绝对又新潮又便宜!转完了再回来,亏不了您。慢走啊。

  邮递员:郑新汉,你的包裹。

  郑新汉:好咧。咦?燕华寄来的。

  【开包裹,信件。音乐

  李燕华:郑新汉,对不起。很感激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关心和帮助。但是我现在还在读书,不想也不能分散精力做其它的事。所以,裤子还给你了,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李燕华。

  郑新汉:(悲痛)燕华,不——

  【雷声,雨声。大客车进站,刹车,停下,乘客下车声

  叶东荣:郑新汉,郑新汉,醒醒,醒醒。

  郑新汉:(睡醒)哎。

  叶东荣:到了,该下车了。

  郑新汉:到了?这么快?

  叶东荣:你都睡了一路了。收拾行李,下车。

  郑新汉:好。(背行李,下车)

  【县城汽车站杂声

  郑新汉:果然是沿海地区啊,一个县城都这么热闹。

  叶东荣:玻璃珠厂,一直往西走,两里地,就到了。

  郑新汉:走吧。还愣着干什么。咱们这一路又是火车又是汽车的,不就是为了到这里吗?走!

  叶东荣:等等。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要买这100多吨玻璃珠子?

  郑新汉:确定啊!这么便宜的价格,干嘛不买?

  叶东荣:买这么多珠子,你打算干嘛?

  郑新汉:拉回湖北卖掉啊。农村的孩子喜欢这种小珠子,一定会有市场的。

  叶东荣:这可是100多吨啊?你想过怎么运回去吗?

  郑新汉:想过。装麻袋,200斤一装,大概装1000多袋,然后我们找卡车,我估计30多辆差不多了!

  叶东荣:这里面风险你想过吗?运回去,万一卖不掉呢?全砸手里了!

  郑新汉:不会的,我心里有数。

  叶东荣:有数?郑新汉,你是不是因为失恋了,才这么发疯的!

  郑新汉:不是。

  叶东荣:你再说一遍,是不是?

  郑新汉:不是!(抽泣)好吧,我承认,燕华拒绝我,让我很受打击。我就是想全身心投入到生意中!我就是想让自己忘记别的烦心事!我就是想看看我自己到底行不行!

  叶东荣:我明白了。走,我们去买珠子!

  【街道声渐小

  李燕华:(内心)30多年前的事还历历在目。当年,我拒绝了郑新汉后,一门心思地投入到学习中,没有收到他的消息,好像他凭空消失了一样。1982年,我毕业了,分配到电台做了一名记者。为了方便工作,我和爸爸把家从汉口搬到了武昌。那年8月底,《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汉正街小商品市场的经验值得重视》的社论。为了配合宣传,单位派我去汉正街采访。

  【敲门声

  张主任:请进。

  李燕华:(进办公室)张主任,你找我?

  张主任:小李啊,今天派你去汉正街采访。这个采访对象,听说很有传奇色彩呢。

  李燕华:真的?

  张主任:嗯。据说,两年前,他到沿海一个玻璃珠厂,进回来100多吨玻璃珠子,然后跑学校、跑农村,硬是把每个半分钱的珠子,全部卖完了,赚了个盆满钵满。

  李燕华:哇,好厉害啊。他叫什么啊?

  张主任:姓郑,哦,叫郑新汉。

  李燕华:什么?

  张主任:怎么了?

  李燕华:哦,没有,没什么。

  张主任:准备准备就快去吧,明天要播出。

  李燕华:明白。我走了。

  【脚步,关门

  李燕华:(内心)世上竟有这样的巧合,本以为和郑新汉就这样分手了,没想到,一次采访,让我和他又见了面。

  李燕华:你过得怎么样?赚了不少钱吧?

  郑新汉:也没有啊。卖珠子赚的钱,办了一家服装厂,还是想做服装。你呢?应该大学毕业了吧。

  李燕华:嗯。现在在电台。这不,来采访你。

  郑新汉:嗨。有什么可采访的。比我做得好的,多了去了。

  李燕华:哟,变谦虚了?

  郑新汉: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怪只怪,那些年耽误了,现在要好好学习,把时间赶回来。

  李燕华:好好学习?

  郑新汉:哦,我刚刚开始上电大。把书一捧,头都大啊!

  李燕华:你要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郑新汉:真的?那太好了。

  李燕华:那,今天就说到这儿,我还得赶回去写稿,主任要求明天播出。

  郑新汉:行,再见。

  李燕华:嗯,再见!

  第二集

  李燕华:(内心)再次见到郑新汉,心里又起波澜。几年没见,郑新汉似乎变了,变得不那么痞了。不久,他和叶东荣一起去了广交会。

  【广交会背景声

  叶东荣:(点烟)怎么样?逛了一圈展会,有什么感想?

  郑新汉:(吸一口烟)大开眼界啊。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我做的牛仔裤,销售下滑。

  叶东荣:为什么?

  郑新汉:还是设计不行,光靠模仿,是没有出路的。现在真正明白了,知识就是力量啊。

  叶东荣:看来你小子悟性不错。

  郑新汉:所以我在电大学习,可这远水也解决不了近渴,尤其是一点美术基础都没有。

  叶东荣:拜个师傅吧。从美术基础学习。

  郑新汉:谁?

  叶东荣:我倒是有个人选哦,不知你敢不敢去请?

  郑新汉:有什么不敢的?你倒是说啊。要不再给你点支烟?

  叶东荣:行行行,我自己的烟,用不着你上这么勤。(吸一口烟)这个人嘛,就是李燕华的爸爸——李书达。

  郑新汉:啊?

  叶东荣:李书达是50年代大学生,学的就是设计,设计出来的服装真是不错,我亲眼见过的。只是家庭成分不好,前些年靠边站了。不过,新汉,新汉!

  郑新汉:(猛地抽口烟)行,回武汉,我就去拜师!

  【广交会背景声渐小

  【李燕华家中,收音机里放着歌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李书达边画画,边哼着歌

  李燕华:(走近)爸,干嘛呢?又在画画?

  李书达:嗯,练练手。我都想好了,退休以后,我就练练字、画个画,修身养性。

  李燕华:哇,这幅画画得真好。

  李书达:是吧。

  李燕华:(倒茶)来,爸,喝口水,歇息一下,别太累了。

  李书达:哟,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

  李燕华:我哪天不对您好啊。

  李书达:哦,好好好。(喝口水)说吧,又有什么事,需要我做?

  李燕华:爸。

  李书达:切,你那点小九九,哪能瞒得了我?说吧。

  李燕华:爸,您不想收个徒弟,传授一下您的画艺?

  李书达:嗯,这个嘛,倒是考虑过。你有人选了?

  李燕华:有,他人聪明,又勤快!

  李书达:哦,这么好的人?谁呀?

  李燕华:我怕说出来,您不同意啊。

  李书达:怎么会呢?我女儿说出来的人选,我绝对认可。

  李燕华:真的?

  李书达:当然。谁呀?(喝口水)

  李燕华:郑新汉。

  李书达:谁?

  李燕华:郑新汉!

  李书达:(被水呛住了)不行不行,谁都可以,就他不行。

  李燕华:爸,你刚才不是答应了吗?

  李书达:我哪知道你说的是他啊!不行,他肯定不行。就他那德性。

  李燕华:爸,他早已不是以前的小混混了!(从包里拿出报纸)我们电台播过对他的采访,您看,报纸上也对他报道过。

  李书达:哦?

  李燕华:爸,您是党员不?

  李书达:是啊。党龄20年了。

  李燕华:就是啊。现在党中央提出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他的服装厂遇到了设计上的困难,想拜师学习。您作为一个老党员,不能助人为乐吗?不能以实际行动响应党中央号召吗?

  李书达:哟哟哟,这词都谁教给你的呀?

  李燕华:那您别管。说吧,您同意不?

  李书达:我女儿都上升到这高度了,我能不同意吗?不过,我得先考考他,看他是不是那块料。

  李燕华:没问题呀,我的好爸爸。

  李书达:切。这脸变得真快。改天叫他过来吧。

  李燕华:还改天?就今天。郑新汉,我爸同意了,进来吧。

  郑新汉:(门外)好咧!

  【开门

  李书达:合着你们都计划好了,弄好套让我钻啊。

  李燕华:爸,看你说的。郑新汉,快叫师傅。

  郑新汉:嗯。师傅好。

  李书达:师傅先别叫,我先考考你。来,这有个电影海报,《保密局的枪声》!你照着这感觉临摹一个!

  李燕华:这么难啊?爸,你这不是存心不想收他吗?郑新汉,你行吗?

  郑新汉:正好,这个电影我看过,我试试。

  【笔在纸上画画的声音

  李燕华:(内心)《保密局的枪声》是长春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惊险剧情电影,由当时的著名演员陈绍泽演出。只见郑新汉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了一副激烈紧张的地下工作者与国民党特务对峙的画面。虽然基本功差点,但是看得出来,他还是很有天赋的。所以爸爸收下了他。每个星期,他们切磋画艺。一晃,到了那年夏天。

  【暴雨声

  李书达:这天像漏了一样,雨下个不停啊!

  郑新汉:是,师傅,您看我这张?

  李书达:嗯,有进步。我跟你说啊:学艺者,首先要学的不是艺,而是要学做人!艺学一道,先贵立人品,其人品高,故书法也入于神品。

  郑新汉:明白!我一定勤奋刻苦,潜心临摹!

  李书达:古人说“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郑新汉:呃……这个还真不太懂。

  李书达:呵呵呵,我通俗点给你讲吧,“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就是说让人锲而不舍专心致志地思考悟道,尤其是初学者在用功的时候,要如挖井。

  郑新汉:挖井我知道!一定要专心挖一口井!千万不能东一老头西一棒子的!

  李书达:对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师法自然读万卷书,则必行万里路。平常多看多练,既然是画人物,就要多观察,学学看,人是怎么走动的,坐怎么坐的,站怎么站的!

  【雷声

  李书达:(突然胸疼,呻吟)

  郑新汉:师傅,你怎么啦?

  李书达:胸,这儿,难受!

  郑新汉:师傅,你这满头都是汗啊。这,这样,我背着你去医院!

  【开门,雷声隆隆

  李燕华:(内心)爸爸突发心脏病,幸亏新汉在身边,及时把爸爸送到了医院。经过这件事,爸爸也更加认可了新汉,同意我和他交往。1984年,我和新汉结婚了。

  【鞭炮声,众人恭喜声,李书达高兴

  摄影师:来来来,两位新人,靠拢一点,照个相。来,一二三!

  【相机声,音乐延续

  【2015年,郑新汉房间,李燕华在清理老照片

  郑 明:妈,妈!

  李燕华:(从回忆中清醒)啊,哦,郑明啊。

  郑 明:妈,你在清老照片?

  李燕华:是啊。哦,你看,这是我和你爸当年结婚时照的,一晃都30年了。

  郑 明:嗯。

  李燕华:还有这张,你看,这是夏天,天气热,我们就把竹床摆在大街上乘凉。你看看,这一排排的,竹床阵!

  郑 明:哎哟,这都睡外面,睡得好吗?

  李燕华:睡不好,但热闹啊。邻居间聊天、下棋,哪家做了好吃的,都一起吃。

  郑 明:幸亏有空调了,要不然一到夏天,大家都睡马路上,怎么走车啊!

  李燕华:哈哈,是啊。哎,对啦,你今天怎么回来了?

  郑 明:妈,我想跟你说件事。

  李燕华:什么事?

  郑 明:我想出去住。搬到光谷去住,离公司近一些。

  李燕华:啊?一定要搬出去吗?

  郑 明:嗯。公司那边的项目,也到了研发的关键时刻,经常要加班,来回跑太花时间了。

  李燕华:那你房子?

  郑 明:我已经租了,两室一厅,和同事一起租的。

  李燕华:那你在外面住,要注意安全。

  郑 明:放心吧,我在国外留学了那么长时间,会自己照顾自己。(手机铃声)喂,什么?现在要我回公司?我,那行吧,我还准备收拾一点行李再过来呢。行,我现在就过来。(挂电话)妈,那我现在就走了。

  李燕华:嗯。路上当心。

  郑 明:知道了。

  【关门

  李燕华:(内心)郑明关上门的那一刻,我的心陡然一凛。多么熟悉的画面啊,那是1992年,趁着邓小平南巡讲话的东风,新汉离开我,将服装厂交给叶东荣打理,只身去海南打拼。而我,一个人拉扯着孩子慢慢长大。

  【音乐中,一个个场景闪现

  【1992年,郑明上小学

  李燕华:郑明,从今天起,你就是一名小学生了。上学了,你要听老师的话啊。

  【1993年,郑明生病

  李燕华:医生,医生,孩子从昨天起就发烧了,38度9。

  医生:孩子多大了?

  李燕华:8岁了。

  【1995年

  李燕华:郑明,你怎么又上课睡觉?今天妈妈又被老师请到学校了。你都四年级了,你就不能让妈妈省点心吗?

  【1997年

  李燕华:(开门,小声)爸,爸!

  李书达:嘘——孩子刚刚睡着。

  李燕华:哦。

  李书达:这么晚才回来,忙完了吗?

  李燕华:还没呢,过几天举办香港回归仪式,领导要我写个评论,我得今晚加班写出来。爸,你先睡吧。

  李书达:好。

  郑 明:(睡梦中,小声)妈妈,妈妈。

  【1998年,暴风雨

  电视背景:今年长江最大洪峰即将抵达武汉……

  李燕华:好,我马上安排采访。(寻呼机)我的BB机响了。新汉发来的信息:我今晚回武汉!

  【歌曲结束

  李燕华:(内心)忙完抗洪的稿子赶回家,已经深夜了,儿子早已入睡。郑新汉一个人坐在卧室里等着我。

  李燕华:新汉,你还没有睡啊?

  郑新汉:嗯。我在等你。最近很忙吧。

  李燕华:是啊。今年碰上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明天我要上堤采访。

  郑新汉:那你真要当心哦。

  李燕华:我知道。哎,你怎么赶回来了?这次待多长时间啊?

  郑新汉:事情很急,我订了明天晚上的火车,去广州,然后再回海南。

  李燕华:这么急?

  郑新汉:嗯。我回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李燕华:什么事?

  郑新汉:燕华,我,我想把服装厂卖了。

  李燕华:为什么?

  郑新汉:唉,这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简单说吧,去年,97亚洲金融风暴,整个大环境不是蛮好,我在海南那边的厂资金转不过来了。

  李燕华:就没有其它办法了?

  郑新汉:但凡有第二条路,我都不会想卖厂的。

  李燕华:你这几年在海南干嘛?家也没让你管,都是我一个人带着儿子。你倒好,出去干几年,回来跟我说,把原来的厂赔进去了!当年我就不同意你去,我说,就在武汉,好好守着服装厂。我也不只指望你大富大贵。

  郑新汉:唉,现在说这还有用吗?我也不想这样啊!唉!

  李燕华:不能找银行贷款吗?

  郑新汉:已经贷过了。现在紧缩银根,再想贷,不可能了。

  李燕华:卖厂,你想好了?

  郑新汉:嗯。

  李燕华:行!哼,反正这几年你也不着家,一回家,就跟我谈卖厂。无所谓啊,我的工资也足够养活我和儿子,这个家,有你没你无所谓!

  郑新汉:你,唉!

  李燕华:没话啦?你不挺能说的吗?

  郑新汉:你让我说什么?我知道你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可我一个人在外容易吗?搞成这样,我心里还烦着呢!

  李燕华:行行,你的事我不管!我也管不了!你爱怎么着,你就怎么着!(生气)你出去,你去睡客厅。

  郑新汉:你?

  李燕华:你不出去?那我去睡客厅。

  郑新汉:燕华,燕华。

  【砰地一声,关门

  【音乐延续

  李燕华:(内心)新汉到底还是把服装厂转让出去了。那一年,我气得想和他离婚,只是爸爸劝我,看在孩子的份上,先将就过着吧。真的要感谢爸爸,新汉在海南打拼的几年,都是他在帮我。那是2003年,新汉在外投资全部失败,只身一人又回到了武汉。

  【小餐馆

  郑新汉:来,喝!东荣兄,再干一杯!

  叶东荣:行。干。(碰杯)

  郑新汉:我发现我真是走了背运。1997年碰见亚洲金融风暴,资金运转不灵,把服装厂转给你,准备背水一战,结果今年又碰到非典,那点资金全赔进去了。

  叶东荣: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也不要太灰心。

  郑新汉:不说这些了。来,再走一个!(喝酒)

  叶东荣:新汉,别再喝了。你喝成这样,燕华不高兴的。

  郑新汉:为我做橡胶生意的事,燕华不止和我吵了一次,我没听她的。十年了,一事无成的回来了。我还有脸见她吗?

  叶东荣:我觉得燕华不是那样的人。

  郑新汉:(倒酒)喝酒!

  叶东荣:别喝了,你不能再喝了!

  郑新汉:别介,我喝,我要喝!

  【酒瓶倒地,郑新汉醉倒

  叶东荣:行啦行啦,我送你回家。走!(抱着郑新汉)起来,走!

  【街道

  【郑新汉走在大街上,醉醺醺地唱起了80年代的歌曲

  李燕华:(内心)新汉那天喝醉了,我知道,这十年一事无成的回来,对他的打击很大。我希望他早日振作起来,可是他似乎变得意志消沉,也没去找工作,但总在外面跑。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说出了他的想法。

  【家中

  李燕华:不行,我不能同意你再这么做。

  郑新汉:燕华,我想再试一把。相信我,这段时间我在外面,其实是在调查现在的市场行情。我相信我的判断。

  李燕华:十年前你也是这么对我说的,可是,结果呢?全部赔进去了。服装厂也转让给叶东荣,现在你又想把他接过来。

  郑新汉:是。叶东荣跟我说,他累了,干不动了,想退出了。厂子当初是我开办的,知道我对它还有感情,所以问我愿不愿意再接手,如果要接手,只需要把上次他给我的转让费100万还给他就行。

  李燕华:是,叶东荣也在一直帮你。可现在的市场情况已经不像以前了。

  郑新汉:我知道,现在的服装仅仅靠模仿,已经是不行了,要有文化内涵。比如,从服装上看,北京人大气、上海人雅气、广州人豪气、香港人时尚个性,我觉得我们武汉人也有。

  李燕华:哟,看不出来,你十年没做服装了,但对服装的理解却变深了。可是钱呢?钱怎么办?

  郑新汉:借吧。

  李燕华:找谁借?

  郑新汉:你有吗?能不能借给我。

  李燕华:不行,我这钱是留给孩子的。他上学不花钱啊?买房不花钱吗?接个媳妇不花钱吗?

  郑新汉:孩子以后会赚钱的。

  李燕华:你?你把这钱赔了怎么办?我们娘两个跟你喝西北风?郑新汉,你愿意接手服装厂,我不管你,但是钱,你自己想办法。

  郑新汉:我们再商量商量吧。

  李燕华:没什么好商量的,我要出去采访了,我走了。

  【关门

  李燕华:(内心)没有想到的是,爸爸拿出了他多年积蓄50万给了新汉。新汉也自筹了剩下的50万。这样,他又重操旧业,做起了服装。还别说,新汉在这一行确实有自己的办法,突出服饰文化内涵、举办时装周、搞业界论坛,一个规模并不大的小厂,被他操办的风生水起。2008年,儿子大学毕业了,我们决定送他出国留学。

  【飞机场,航班动态信息

  郑新汉:儿子,出国后,好好学习哈。爸爸等你回来接班哦。

  李燕华:行了行了,你别给孩子压力了。郑明,出去后,注意安全。需要的话,给爸爸妈妈来电话,或者QQ、电邮都可以。要不,我们去陪读也行。

  郑 明:妈,我都20多了。

  郑新汉:就是。大小伙子了,得多锻炼一下,你能陪他一辈子啊?

  郑 明:爸、妈,你们放心吧。我要过安检了。

  李燕华:等等,

  【不安的音乐

  郑 明:怎么啦?

  李燕华:我怎么觉得地晃了一下!

  郑 明:没有啊?

  郑新汉:你这是,担心儿子都担心出幻觉来了。

  李燕华:可是?

  郑新汉:别可是了,还有什么跟儿子说的?

  李燕华:哦,到地方了,第一时间发给信息。

  郑 明:知道了。爸、妈,我进安检了,再见!

  郑新汉:再见——

  李燕华:再见——

  【飞机起飞,远去

  李燕华:(内心)送走儿子后,我赶回了单位,获悉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原来,我那不是幻觉,是汶川地震了!接下来的日子,我投入到抗震救灾的报道中,为震中人民的坚强所感动,为震后国人的众志成城而感动。

  【繁忙的电话铃声,接电话背景

  【李燕华手机声

  李燕华:(接电话)新汉,什么事?

  郑新汉:你们媒体在搞募捐吧?

  李燕华:我们和红十字会一起搞的。

  郑新汉:好的,我捐10万!

  李燕华:行!

  【繁忙的电话铃声渐小

  李燕华:(内心)这之后,又是北京奥运,又是上海世博会,又是武汉通了过江地铁——长江第一隧,一件件的大事、喜事,让我这个提前进入“空巢”的人,充实着、激动着。我越来越喜欢我的职业——广播记者,我可以用声音记录着时代的发展、记录着城市的变迁、记录着人们的幸福感。终于,2015年,我退休了。退休第一天,我计划着,我爸、新汉、我和儿子一家四口吃顿饭,庆祝我迎来了退休新生活。

  第三集

  【炸元子声

  李燕华:爸,你看我炸的元子,怎么样?

  李书达:嗯,看相不错。我尝一个。(吃)嗯,味道也可以,确实得了我真传。

  李燕华:那是。待会儿你要多吃几个。

  李书达:没问题。对了,今天你去医院拿了我的体检报告了吗?

  李燕华:拿了。

  李书达:结果怎么样?

  李燕华:挺好的,没事。

  李书达:我说吧,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们非要我去体检,看看,花了冤枉钱吧。

  李燕华:这可不是冤枉钱,检查一下,放心啊。

  李书达:也是。现在日子好了,我啊,多活一天赚一天。我还想活到郑明结婚、有孩子呢!哈哈哈。对了,郑明有女朋友吗?

  李燕华:没听他说啊。哎,元子炸好了。起锅啦。我去摆碗筷。

  【摆放碗碟

  李燕华:这两个人怎么还没回啊。爸,干脆我们先吃吧。

  李书达:还是再等等吧,好容易一家人能在一起。

  李燕华:爸,这么多年来,真的是跟感激你。

  李书达:一家人别说两家话了。

  【手机铃声

  李燕华:(看手机)哟,新汉的。(接电话)喂,你在哪儿啊?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什么?临时有客户回不来?你?

  李书达:算啦算啦!

  李燕华:(对电话)好吧,少喝酒,早点回来!(挂电话)爸,你看?唉,本来想郑明回来后,接替新汉的公司,他也可以回家享享福,结果,比以前更忙了。

  李书达:我看新汉这人还不错。

  李燕华:那你当初还反对我们呢。

  李书达:他变了啊,他要是还和小时候一样,那我还是反对。呵呵呵。

  李燕华:我跟郑明打电话,催催他。

  李书达:不用不用,他正在创业阶段。

  李燕华:那也要回来吃饭。(拨电话)喂,郑明,你下班了吗?还没有?还要多久?不用等你?好吧。(挂电话)得,又一个回不来的。

  李书达:都忙都忙,就我们俩闲。呵呵

  李燕华:爸,不等了,我们吃饭。

  李书达:好,我们吃。

  (倒酒)

  李燕华:爸,我先敬您,谢谢您,如果没有您我们这家说不定就散了。来,敬您。

  李书达:好,碰个杯!

  【碰杯声

  【入夜,音乐

  【开门

  郑新汉:哟,你还没有睡啊?不好意思啊,今天你退休第一天,一起吃个饭,也爽约了。

  李燕华:(嘤嘤哭)。

  郑新汉:怎么啦?

  李燕华:这是爸的检查结果。

  郑新汉:我看看。啊?肺癌晚期?爸知道吗?

  李燕华:没给他看。

  郑新汉:下一步怎么办?

  李燕华:医生说,爸爸年纪大了,没必要手术。保守治疗。

  郑新汉:嗯,听医生的吧。你也要面对现实啊。

  李燕华:我知道,我会调节的。你看爸平时身体没什么毛病,结果一检查,唉。我们也要注意身体。尤其是你,别老在外面吃。

  郑新汉:也是没办法,现在网上冲击越来越大,厂子销量持续下滑,可是店面的租金又不断上涨。难啊。看来,又要面临一次转型啊。

  李燕华:悠着点,别把身体搞垮了。哦,儿子说明天一定回,说有事要找你。

  郑新汉:什么事?

  李燕华:没说呀?

  郑新汉:回心转意了?行。我明天推掉所有应酬,早点回来,恭候儿子大驾。

  李燕华:好。

  李燕华:(内心)第二天,新汉果然早早回到了家,可是儿子一直到晚上才赶回来。父子俩一谈,气氛又有点僵。

  郑新汉:我觉得你现在这个项目,什么视觉?

  郑 明:视觉加强,VR虚拟现实技术。

  郑新汉:所以啊,你们年轻人,还活在虚拟世界中。

  郑 明:爸,这项技术肯定会运用在现实中的。现在要有互联网思维,要互联网+。

  郑新汉:不管它怎么加,实体厂子不能没有吧?

  郑 明:对。但传统的实体经济必须借助互联网,才能迎来第二春。

  郑新汉:好了好了,今天我们不去探讨这些宏观的东西。你找我,是要干什么?

  郑 明:爸,现在,我们正在开发基于视觉加强,VR虚拟现实技术的眼镜,已经到关键时刻了,需要、需要资金投入。

  郑新汉:所以呢?

  郑 明:所以,所以,看你能不能投资一点。

  郑新汉:哦,原来你回来就是为了找我要钱啊。

  郑 明:可以给你股份。

  李燕华:好好,这样最好。

  郑新汉:你别插话。其实现在,爸爸厂里的日子也不好过,销量下滑,资金紧张。

  郑 明:这么说,你给不了我资金。

  郑新汉:我需要你的完整的项目方案。

  郑 明:可以,既然我们是商业合作,当然我要给你方案,包括你的回报。

  郑新汉:什么时候可以给我?

  郑 明:明天。

  郑新汉:好。

  郑 明:那我回公司了,

  李燕华:今晚就在家里住吧。

  郑 明:回公司,和小伙伴们一起赶给爸爸的方案。我走了(关门)

  李燕华:你说,你把钱给他不就完了吗?对自己儿子还这样。

  郑新汉:唉,第一,厂子确实困难,我也得为这百把号工人负责啊;第二,既然儿子要自己创业,那他就必须遵守这里面的游戏规则。

  李燕华:唉!儿子好容易回来一趟,还被你赶走了!你要给他钱,我给他。

  李燕华:千万别,儿子长大了,要学会独立面对社会了。

  李燕华:唉!

  李燕华:(内心)第二天,郑明拿出了商业合作方案给新汉,新汉非常满意,资助了20万给儿子,对儿子的能力也有了新的认识。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2016年春节刚过,爸爸的身体状况更差了。我们把他送进了医院。

  【医院背景

  郑 明:(走近)妈。

  李燕华:郑明,赶过来了?

  郑 明:嗯。外公怎么样?

  李燕华:又昏睡过去了。这几天,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可能,可能,没几天了。你多过来看看。

  郑 明:嗯。

  【李书达醒过来

  郑 明:外公,外公。

  李书达:哦,郑明啊,来了。

  郑 明:嗯,我来看你了。

  李书达:好,好。一个人?

  郑 明:嗯。

  李书达:什么时候,能多带一个人啊?外公着急啊,怕是看不到啊。

  郑 明:不会的,您肯定好起来的。

  李书达:我知道,我知道(又昏睡过去)

  郑 明:外公,外公。

  李燕华:又昏睡过去了。每天都这样。你从公司赶过来的?

  郑 明:这几天,正在面试新人。

  李燕华:那你快去吧,有紧急情况,我叫你。

  郑 明:好,那我过去了。妈,你也要保重。

  李燕华:我知道。

  【医院声渐小

  【写字楼

  工作人员:请来公司面试额人员,稍微安静一下,我会一个一个叫到你们的名字。叫到名字的应聘者,进办公室接受面试。好,第一号,孙晨。

  孙 晨:到。

  工作人员:进去吧。

  孙 晨:好的。

  【敲门,开门,脚步

  郑 明:你叫孙晨?

  孙 晨:对。

  郑 明:就相关经历,做个自我介绍吧。

  孙 晨:好的。我叫孙晨,今年26岁,硕士,毕业于江城大学人工智能专业,

  【手机铃声

  郑 明:(接电话)对不起,我接个电话。妈,怎么了?什么!外公,好,好,我马上就来。(起身)你,孙?

  孙 晨:孙晨。

  郑 明:跟我出去一趟。路上告诉你为什么。

  孙 晨:哦,好吧。

  工作人员:郑总?

  郑 明:面试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安排一下应聘者。

  工作人员:怎么安排?

  郑 明:这还要我教你吗?自己动脑筋!走,孙晨!

  孙 晨:好。

  【慌乱脚步声

  【医院病房,李燕华嘤嘤抽泣声,郑新汉在一旁

  【郑明,孙晨急匆匆走进

  郑 明:妈,我来了,外公?

  郑新汉:一直在等你。

  李燕华:爸,爸,郑明来了。

  李书达:啊,

  郑 明:外公,外公。

  李书达:啊,一个人?

  郑 明:哦,两个人。孙晨,快叫外公。

  孙 晨:(一脸懵)哦,外,外公。

  李书达:好,好。(闭眼)

  【心电仪

  李燕华:爸——

  郑 明:外公——

  【音乐起

  李燕华:(内心)爸爸走了,走得很安详。郑明带来了孙晨,也算满足了他最后的心愿。后来问起郑明,郑明说孙晨只是他公司的员工,并不是女朋友。唉,孩子大了,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写字楼内,敲门

  郑 明:请进。

  孙 晨:(走进)郑总。

  郑 明:孙晨,什么事?

  孙 晨:郑总,我想跟你说件事。我,是你的员工,但不是你的女朋友。上次假扮你女朋友的事,已经产生了不好的影响。

  郑 明:不会吧。

  孙 晨:是真的。有些同事认为,我是因为帮了你才进入了公司,而不是因为我的能力。

  郑 明:你想多了。呵呵

  孙 晨:郑总,请你严肃一点。我今天来找你,是想向你证明,我有能力进这家公司。

  郑 明:哦?怎么证明?

  孙 晨:我写了一份项目计划书给您。

  郑 明:什么项目?

  孙 晨:虚拟试衣镜,就是为了解决网上购买衣服却不能即时知道自己穿衣效果的痛点。

  郑 明:有点意思,说来听听。

  孙 晨:通过手机视频采集购买人的体貌,运用虚拟成像及大数据分析,将购买者与选购的服装结合,在手机上360度展示购买者穿上这件服装后的效果。

  郑 明:有意思。

  孙 晨:这是我的项目计划书,您有空的时候看看。我建议抓紧实施,抢占第一,互联网上没有第二名。

  郑 明:好的。

  孙 晨:那我走了。

  郑 明:等等。如果,我邀请你去我家,你不会反对吧?

  孙 晨:为什么?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郑 明:去我家,是去见一位投资人。明白吗?

  孙 晨:(一脸懵)哦,好吧。

  【音乐转场

  李燕华:(打电话)新汉,到哪儿了?快到家?好好好。我就担心你回晚了。儿子今天要带那个叫孙晨女孩儿回来。没告诉我什么事啊?你说会不会是?行行行,我不瞎猜,不瞎猜。

  你快回来啊!(挂电话,哼歌)

  【开门声

  李燕华:谁啊?

  郑 明:(远处)妈,是我。

  李燕华:(迎过去)哦,郑明啊,回来啦。这是孙晨吧。

  孙 晨:阿姨好。

  李燕华:好好好。快进来,快进来,坐,坐。我给你们倒水。

  孙 晨:阿姨,不用。

  李燕华:没事没事,你们坐。郑明,给孙晨拿个桔子。

  郑 明:这?行。给

  孙 晨:谢谢郑总。

  李燕华:哎呀,在家里就别叫郑总了。来,喝水。

  孙 晨:好,谢谢。

  郑 明:你们聊,我去一下卫生间。

  孙 晨:哎——

  郑 明:怎么?你也想去?

  孙 晨:不不不。

  李燕华:怎么跟小孙说话呢,快去快去。

  郑 明:嗯。

  李燕华:小孙啊,吃桔子啊。

  孙 晨:(局促)啊。好,好。

  李燕华:小孙啊,你,多大了?

  孙 晨:26。

  李燕华:26?郑明30,合适。

  孙 晨:啊?阿姨,您?

  李燕华:没什么。你父母都还好吧?

  孙 晨:我爸妈都是老师,快退休了。

  李燕华:那好那好。书香门第哈。

  孙 晨:没有了。

  郑 明:(走近)什么书香门第?

  孙 晨:阿姨问我爸妈的情况。我爸妈都是老师。

  郑 明:哎呀,妈,厉害呀,才和孙晨见面没几分钟,人家爸妈的情况都问清楚了。

  李燕华:我就问问。

  【开门

  李燕华:哟,你爸回来了。

  郑新汉:(走近)哟,都在啊。

  李燕华:你坐你坐,这是孙晨。

  郑新汉:见过见过。

  孙 晨:叔叔好。

  郑 明:爸,这样,也别耽误时间,我想和你谈一个合作项目。孙晨,你把你的项目书介绍给我爸爸听一下。

  孙 晨:好的。我们这个项目名称叫虚拟穿衣镜,它是基于……

  李燕华:(内心)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郑明之所以带着孙晨,是因为要给他爸爸谈项目合作的事。唉,空欢喜一场啊。不过难得的是,晚上送走了孙晨后,郑明住在了家里,和他爸爸讨论服装厂的未来。

  郑新汉:什么?把厂子卖掉?

  郑 明:对,专做服装电商部分。

  郑新汉:我觉得这样转型,步子太大了。

  郑 明:服装行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现在人工成本还在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服装企业选择电商平台销售,服装售价也在降低,衣服的单件利润会越来越低。

  郑新汉:这的确是目前的困境。如果不要厂子,货源怎么办?

  郑 明:这就要互联网思维,如果电商平台做起来了,还担心货源吗?而且,利用我们即将开发的虚拟穿衣镜项目,解决了网络购买不能试看穿衣效果的痛点。这是您向电商转型最有利的因素。

  郑新汉:这样,今年,我们两条腿走路,看电商的效果,我们再做决定。

  郑 明:嗯。

  李燕华:(内心)终于,儿子以“互联网+”的模式,和新汉一起合作了。在儿子新项目的带动下,新汉的电商转型非常成功,2017年双十一,销售过了百万。他也终于认可了儿子的的努力!2018年的春节就要到了。

  【春节

  李燕华:(做饭)来来来,新汉,快帮忙把菜端上桌子。

  郑新汉:来啦来啦。做了这么多菜啊?

  李燕华:那是,今天年夜饭嘛,儿子马上就要回来啦。

  【开门声

  郑 明:(远处)爸妈,我回来了!

  郑新汉:来来,正好饭菜准备好了。

  郑 明:爸妈,怎么只三双碗筷呀?

  李燕华:对对,还有外公的。新汉,再拿一套碗筷。

  郑 明:那也不够。

  李燕华:怎么呢?

  郑 明:进来吧?

  【孙晨走进

  郑新汉、李燕华:孙晨?

  孙 晨:叔叔好、阿姨好。

  李燕华:好好好。新汉,再去拿一双碗筷!

  郑新汉:好咧!

  李燕华:来来来,一起吃个团年饭!

  众人:好咧。

  郑新汉:来吧,一起举杯,为幸福的明天,干杯!

  众人:干杯

  【音乐起

  剧终

 
推荐阅读
mycx100.jpg
【数读新闻】2017武汉民营创新企业100强
 
whqy100.jpg
【数读新闻】2017武汉企业100强
 
xlz.jpg
【数读新闻】武汉开辟新城科学发展利益共享的新路子
 
jyh.jpg
【数读新闻】大数据链接:第七届世界军运会
 
ldfc.jpg
数读新闻】一张图读懂 武汉上半年工作亮点纷呈
 
cjxc.jpg
【数读新闻】长江新城选址公布
 
黄鹤云微信二维码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  商情资讯
鄂ICP备  05022490号  版权所有为:武汉广播电视台  鄂新网备 010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2120180002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786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