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陈枫茹
2013-04-25    武汉电视台
 

 

 

姓 名:陈枫茹
出生日期:82、12、25
属 相:狗
星 座:山羊
出生地:长沙
身高:164CM
血型:AB
家庭成员:应有尽有
性格:不典型的湘妹子
喜爱:搜集包装带,听小语种音乐,打篮球,写日记
最喜欢的词:聪明,凹凸
最喜欢的名言:“活在当下”
最喜欢的书:《飘》及Tolstoy,leo的所有作品
最喜欢的颜色:除了黄得发红的那种
最喜欢的休闲方式:做背包族自驾车出游
喜欢说的一句话:没事儿!
最崇拜的人:爸妈
最喜欢的宠物:毛少的大狗
最喜欢的食品:坚果
最喜欢的服饰:骑士般帅气的女装
最尴尬的事:长途采访途中找不着厕所
最渴望的生活状态:每天吃饭三次,每周见父母三次,见朋友三次,运动三次,每年出游三次
现从事职业:晚新闻主持人
喜欢做主持人的理由:就是喜欢
主持特点:大气而亲切,利落如风
最想向观众说的一句话:我总是丢三落四,但是我不想丢失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佛说,真正有大智慧、举重若轻的人在生活中免不了丢三落四~~~呵呵权当自我安慰)


 

  总觉得生活中应该有一种洪亮一点的声音,这种声音未必要声震四野,但一定要充满阳光。因为我是80年代的。

  60年代的人说我们是放纵没有责任感的一代,因为他们在有棱有角的时候,总是被告诫要经得起社会的打磨,但是好不容易打磨成一块鹅卵石,他们才发现这个社会已经学会欣赏棱角。

  70年的人觉得我们是自由没有约束的幸福一代,我们被灌以“愤青”,但是我们知道如何追求、如何拒绝、如何舍弃、如何转移。

  80年代不是虚的,而是由诸多细节和表情构成。从早恋被学生科科长抓住的噩梦中醒来,想个理由逃课,去图书馆读一本渴望已久的书,去城市中心广场做一场秀赚点零花钱,为了减肥在在食堂里只打一碗免费的鸡蛋紫菜汤,然后骑着自行车狂奔十几公里只为了逃避非典时期的禁锢去看看西湖……那些年我“奔二”。二十岁的生日是一个人过的,是在“进京赶考”的车厢里,有央视《挑战主持人》的舞台在等着我给我做礼物。时间号脉,我举着二十的时间牌子号称“奔三”,独自漂到深圳呆上一个月,在异乡才学会给自己做湘菜,学会了花鼓戏,然后又游到福州,在一个没有色情、暴力、毒品的音乐酒吧,夺过主持人的话筒给新认识而又不得不要告别的朋友唱萧亚轩的《突然想起你》……

 

  我说这80年代的人啊,就像是当年学生食堂里的那锅鸡蛋紫菜汤,不同的人从里面舀走了各不相同的东西,有的是鸡蛋,有的是紫菜,而有的人的勺子里却只有汤,我通常会用勺子从锅底舀起,因为我什么都想要。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们的歌就是这么唱的,我们生命中有共同的基因密码,是叛逆,是独立,是创造,也是为了生活更精彩、更色彩斑斓……我总是构想着在年老的时候可以写一本自传,而这本东西,冥冥之中不断地格式化着我的生活方式,它不能乏味,不能一成不变,不能平庸,不能不深刻……

  总觉得选择了一种工作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我的工作得让我的生活方式发生变化,所以我成了主持人。

 

  武汉的天空能让我找到些许北京、深圳、福州、长沙……的影子,可能是因为她的大、她的包容,也就可以让我保留那曾经洒下过的或欢乐或遗憾的记忆,所以我相信我可以在这个城市工作得很努力生活得很开心。走进《说说今天》的演播厅,话筒归我了,灯光归我了,摄象机对准我了,镜头前那个红色的提示灯一亮起来,我就血脉喷张,观众归我了……

  新闻的魅力在于它以最快的速度,客观 见证历史,记录历史,而我庆幸自己能够每天与新闻同行,并始终保持一种积极向上的状态。一个电视节目就象是一座漂浮的冰山,他的绝大部分都埋没在冰山下,而那露出水面的一小部分就是主持人,一个节目的背后必定是一个集体,把这个集体比做一台汽车的发动机,我希望能够加快和大家的磨合,到达可以加大油门开始狂飙的状态。

 

 
0
>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热播视频
    无标题文档
    滚动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鄂ICP备  05022490  鄂新网备 0101  网络视听节目业务 许可证号:190717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