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武汉网络电视首页
新闻  |   生活  |   文化  |   影视  |   科技  |   专题  |   活动  |   电视直播  |   广播直播  |   武汉广电网
无标题文档
   >>首页>>热点专题>>2012年专题>>文化武汉,从悦读开始>>精品书摘
小伙飞越驼峰航线参加远征军 为史迪威将军做翻译
2014-04-15    中新网
 

在印缅前线的李晓声。

李晓声,(1921-2011),常州人。1942年秋转读乐山武汉大学哲学系,1943年春投笔从戎,与同为武大同学的溧阳人陈文林、武汉人陈方华等受聘东南亚盟军史迪威总部任职中国远征军昆明美军步兵训练中心翻译。1944年春受命经“驼峰航线”奔赴印度。后作为驻印美军施贵医院翻译。朝鲜战争爆发后,1951年1月离开常州赴上海华东革大,后北上入伍解放军20 兵团,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战俘营翻译。1952年抗美援朝回来后在常州一初中、芳晖女中执教。

1943年抗战时期,一位还在读大一的常州籍学生投笔从戎,从乐山穿越喜马拉雅山,到达中印缅抗日的最前线。日前,记者在常州市档案馆查阅馆藏资料时,偶然间发现一段令人怦然心动的传奇经历。他不仅担任随军翻译,还成为一名出色的战地救护员,当炮弹将帐篷掀翻,医生和护士先后倒下,他仍然在血泊中救治伤员。1951年抗美援朝中,他又再次奔赴异国战场。

他叫李晓声,晚年在常州中学担任英语老师,2011年因病去世。他没有获得赫赫勋章,但他的故事嵌入人们的心灵深处!记者近日在常州见到了李晓声的儿子李英援,他的口述加上宝贵的档案材料,帮助我们还原了一个热血青年积极报国的传奇经历。

抗日远征军时期

史迪威将军招英语翻译,他被录用了

1943年春,抗日战争进入了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一张当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外事局和教育部联合发布的在大学校园中为史迪威将军招聘英语翻译的布告出现在武大校园内。从已沦陷的家乡流亡来川、正在乐山国立武汉大学求学的三名常州籍学子李晓声、陈文林、许泽未和校园内其他学子立即报了名。

学校负责人员选送工作的是时任武大教务处长、建国后执教北京大学的朱光潜教授。经过初步筛选,常州人李晓声等十名同学以英语考试80分以上成绩被学校选上。

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重庆。面对着嘉陵江畔满街的醒目标语:“中华民族已到存亡关头,誓死保卫祖国!”“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几个年轻人热血沸腾,径直朝驻渝美军史迪威总部奔去。经过几个主考官轮流一阵叽里呱啦的英语面试,随着一声“OK,boys!”李晓声等学生有幸都被录取。随后他们立即被派往所属史迪威总部昆明美军步兵训练中心任翻译。

1944年三四月间,盟军酝酿已久的密支那战役在即,前方英语翻译人员奇缺,上级通知当时仍在训练中心的李晓声和同学陈文林一起立即赴印缅前线战场。临行前一晚他俩住在昆明的一家小客栈里。因考虑到一是去打仗;二是上面说,到那边后,从头到脚、里里外外都是用英军装备,不需携带任何个人物品。所以,李晓声和陈文林就把各自的随身行李跟店老板换了些香烟。即将上前线的两人和衣坐在床上,一边聊天,一边抽骆驼牌香烟。

飞越驼峰航线上战场,手术台边炮声不断

就这样一直到天亮,两人登上了昆明一架飞赴印度的美军C47运输机。此时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要经历的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驼峰航线。李晓声在机上渐渐觉得耳朵里发涨,且痛得厉害。只见一个美国兵手里拿着三个管子(后来知道那是氧气管),不住地往大家嘴里送。李晓声看见对面陈文林的脸开始发紫,嘴唇也紫了,眼球也鼓起来。此时自己也感觉到胸闷得快要憋死,还好,那个美国兵把管子送过来,他拼命长长地吸了几口,才舒坦了。直到窗外出现一片葱绿,此时喜马拉雅山已经越过去了,迎接他们的是一个炎热的大地。

没过多久,李晓声就奉命跟随一些美军官兵去密支那前线战场,并在当时的美军野战医院——施贵医院任翻译工作。密支那为缅北重镇,是兵家必争之地。当时密支那战役已拉开序幕,此仗关系重大。八莫城外的攻坚战开始时,施贵医院奉命赶往离八莫三四华里外,去建手术治疗室。

施贵医院选择三处较为隐蔽的地方,每隔500米架起帐篷作为手术所。第一个离前线最近,只有一二华里。一副担架抬来,一路淌着鲜血,一个中国士兵喊翻译官,李晓声应声而去,士兵说受重伤的是他们连长,身先士卒冲向敌阵时遭敌人机枪扫射,要医生想尽办法把他抢救过来。李晓声恳请施贵老院长亲自主刀,同时赶紧写好中英文各一张的资料:姓名、籍贯、番号、职别等。手术进行时,外面枪炮声大作,手术室的帐篷被掀翻,几个护士倒下了,一个助理医生也倒下了。血溅了李晓声一身,情况非常危险,得赶紧撤离,这500米路既要留心脚下,又要照顾伤员,又要防子弹落到自己身上。施贵医院一夜三迁其居,所幸伤员抢救过来了,不过队伍中先后牺牲了五六个人。

史迪威将军

美国陆军四星上将史迪威42年的戎马生涯中,曾先后在中国任职达13年。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后,进兵新加坡、中国香港、缅甸等地,于是中美英等国结成了同盟。中国战区由蒋介石出任战区统帅,史迪威任统帅部参谋长。当时中国沿海城市均被日军占领,中国政府唯一的国际通道是从仰光到昆明的滇缅公路。为了保卫这条生命线,1942年中国组织了10万人的远征军入缅作战。

驼峰航线

“驼峰航线”是二战时期中国和盟军一条主要的空中通道,始于1942年,终于二战结束,为打击日本法西斯作出了重要贡献。

“驼峰航线”西起印度阿萨姆邦,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脉、怒江、澜沧江、金沙江,进入中国的云南高原和四川省。航线全长500英里,地势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达7000米,山峰起伏连绵,犹如骆驼的峰背,故而得名“驼峰航线”。

抗美援朝时期

再次投身军营,当战俘营翻译

抗日战争胜利后李晓声回国,在四川乐山武大复学并改读外文系直至1948年毕业于湖北武昌武大。1948年秋至1950年冬执教私立常州市辅华中学,其间曾任常州市教育系统首任青年团组织书记。朝鲜战争爆发后,李晓声于1951年1月离开常州赴上海华东革大。在华东革大赴朝参加抗美援朝动员大会上,领导刚做完动员报告,他就第一个跑上讲台报名参军。

而后他被光荣批准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20兵团敌工部,随后赴朝。现在他家中还保存有1951年赴朝时学校赠送的两面锦旗,上书:“献给志愿赴朝工作的同学-光荣属于你们-华东革大附设外专校学委会暨全体同学敬赠”和“献给志愿赴朝工作的同学-用语言作为武器-华东革大附设外专校学委会暨全体同学敬赠”。李晓声任职朝鲜中国人民志愿军碧潼战俘营翻译时,常会翻译并记录一些“联合国军”战俘家属的书信。记录在他的日记本上的,有这样几段摘录于“联合国军”战俘家属书信的文字:“皮尔:爸爸的爱你是任何人都告诉不出的,那天,他整个心碎了,他哭着说你不会回来了,我真想安慰他一番,可是我自己也太难过了,永远地爱你”、“尼:这个战争使我伤脑筋了,我不晓得如何想办法,我能帮你些忙吗?不要顾虑,告诉我吧!……”从中不难看出,当时战俘中普遍存在着反战情绪。

战后投身教育

长期做英语老师,90岁时去世

后来,李晓声在“文革”中命运多舛,受到了不公正对待,仍无法阻碍他对教育事业的挚爱。1978年,常州中学领导请李晓声回学校任高三外语教师和外语教研组长,后又被选为常州市外语教研会首届理事长,以及常州市第七、八届政协委员等。1980年从省常中退休后,仍积极参加常州市政协和民进组织的支教、办学和社会考察活动。他生前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的一句话最能表达他的心声:“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的最大的特点就是,爱国家,爱人民。”2011年6月9日,时年90岁的李晓声去世,社会各界表达对这位老人的真挚悼念。武汉大学同学、年届9旬的中国远征军老兵陈方华先生也特地自武汉表达了深切缅怀之意。

 
0
>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热播视频
    滚动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鄂ICP备  05022490  鄂新网备 0101  网络视听节目业务 鄂备 200800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