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人>藏趣志
藏趣志丨20161107期
2016-11-07 11:02:00    黄鹤云

藏趣志,聚焦收藏界的资讯趣闻。

 

 

一张照片一个故事:2016国家地理摄影大赛精选

一年一度的国家地理摄影大赛还在进行当中,但投稿在本周五截止。大奖的得主将获得加拉帕戈斯群岛的10天双人游。大赛组委会很慷慨地允许我在这里展示部分入围作品。每张作品的配文由摄影师本人撰写。

图片来源:Thierry Bornier

  1。“黄山瀑布”。我在清晨的中国黄山捕捉到了这张照片。当时我凌晨3点就爬山前往拍摄点,当我到达的时候,即使四周一片漆黑,我还是能看到云层缓慢地移动。我期待日出的时候云层依然不会消失。幸运的是,我在大约6点半的时候拍下了这张照片,而在拍摄后的几分钟这个景象就完全消失了。

图片来源:Brett Monroe Garner

  2。“气泡”。在欧胡岛的海岸边,一只绿色的海龟浮出水面。当时我在这只海龟的身边自由潜水,它则惬意地在海中游动,口中不时吐出气泡。

图片来源:Terra Fondriest

  3。“蝌蚪女孩”。几周前我们在泥潭里养的蝌蚪现在已经会四处乱跳了。有些还长着小尾巴,有些已经长大了。照片中的是我女儿和她的一位蝌蚪朋友。拍摄后的几天,当我们重新回泥潭里看的时候,到处都是活蹦乱跳的小蟾蜍了。今年夏天降雨丰富,我们在泥潭里孵化了好几批蝌蚪,照片中的这只是第一批。

图片来源:Brittany Crossman

  4。“狐狸探戈”。两只狐狸在争吵打闹。

图片来源:Mohsin Abrar

  5。“颜色的海洋”。这张照片的动人之处不仅是清澈、碧蓝的海水,还有远处站在地平线附近的两个人。

图片来源:Jose Pesquero Gomez

  6。“真正的友谊不分肤色”。“真正的友谊不分肤色、国籍、人种、社会地位、年龄、性别和距离。”—— Luis A Ribeiro Branco。两只大锥头螳螂好像在一株瘦弱的植物上玩耍。

图片来源:Manish Mamtani

  7。“秋天鸟瞰图”。满目秋色的鸟瞰图,摄于新罕布什尔。

图片来源:Varun Aditya

  8。“带你走进丛林深处”。清晨我走进树林,结果下了半天的毛毛雨,那种静谧忧郁的氛围让我分不清白昼和黑夜。浓重的雾气、寒冷的空气和多年的沉寂能让最躁动的灵魂都安静下来,就在这时候我看见了这只绿色的小蛇!

图片来源:Hideki Mizuta

  9。“十月的有明海”。萨加县是日本最大的紫菜生产地。

图片来源:Jonathan Alexandre Guillot

  10。“银鸥”。那天我在斯塔法岛上,这只银鸥和我相距不足2英尺,我几乎需要后退才能在他的嘴上对焦。银鸥虽然是很常见的品种,但这对我来说是一次美丽的邂逅。

图片来源:Kei Nomiyama

  11。“冬眠的蝙蝠群”。当冬天来临,东部的折翼蝠就会集体冬眠。我们一群研究者花了许多年寻找他们冬天的栖息地,结果在夏天找到了一个。当冬天到来,所有的蝙蝠都会完全消失。我们数出了大概800只蝙蝠,后来在人工巢穴中饲养他们。

图片来源:Rita Kluge

  12。“好奇的座头鲸宝宝”。这个月上旬我又去汤加跟座头鲸们一起潜游了。这里是他们跟随母亲迁往南极洲前的栖息地之一。这只可爱的座头鲸宝宝朝我游来,并停了下来。我当时用的是广角镜头,所以你能想象我离他有多近。他太可爱了,我看着都忍不住咯咯笑。我想他在想我能不能陪他玩吧。

图片来源:Adriano Morettin

  13。“照镜子的鲇鱼”。这张照片摄于位于北亚得里亚海的里耶卡湾。我在一只有角鲇鱼的巢穴后面放了一个长嘴灯罩,耐心地等待它成为我的模特。突然,它就从巢穴中游了出来,在灯罩的镜面上仔细观察着那位入侵者是谁(其实是他自己)。

图片来源:Sally Hinton

  14。“抓得漂亮”。这只鹗抓着他的战利品正在返回巢穴。我拍他已经好几个月了,他在飞走前还会在空中盘旋几圈,看来他对自己很满意!

图片来源:Ryan Wunsch

  15。“他们来了……”。照片摄于6月10日,蒙塔纳州斯坦福附近。我和凯尔决定开车去蒙塔纳看风暴,我妈妈也一同前往。我发现当暴风到达斯坦福的时候就散了,所以我们往回开了一点。然后一切就发生了!我们亲眼看到风暴由小变大,像一头凶猛的野兽向我们扑来。我问妈妈“你看得到吗”,她马上下车,然后跟我们一样震惊了。

图片来源:Vladislav Kamenski

  16。“在雨中跳舞”。一只在雨中活动的狐狸。

图片来源:Eileen Johnson

  17。“高峰时段”。上千只雪雁在一个下雪的早上成群结队地飞行,照片摄于新墨西哥州的博斯克德尔阿帕奇。它们的声音很响,就像一列从身边开过的火车!

图片来源:Piotr Kwatera

  18。“吃到最后”。几只虫子一起在吃一片叶子。

图片来源:David Alpert

  19。“狭路相逢”。二战时期,德国的潜艇会藏在美国海岸线附近伏击过往船只。现在的美国东海岸则被双髻鲨们占领。照片摄于深海,我和这只双髻鲨不期而遇了。

图片来源:Jassen T。

  20。“珍贵的盐”。照片摄于日出时分的犹他州大盐湖。这是一张饱含动感的照片:图中的三辆车移动相对缓慢,而我在空中以120英里每小时的速度飞行,寻找最佳拍摄角度,此时飞机大约离地面1000英尺。

图片来源:Peter Izzard

  21。“嘉法咬住了球”。我热爱有关狗的一切。他们的能量和活力是多么真实简单,在许多方面甚至超越人类。我拍摄这张照片的目的是表现嘉法(图中的狗)的个性和运动细胞——前一秒还是乖乖的宠物狗,下一秒就变成凶猛的猎食者。

图片来源:Inger Vandyke

  22。“白色犀牛的倒影”。夜晚,在南非的堤姆巴伐堤私人自然保护区,一头白色犀牛靠近池塘喝水,在水中留下了自己的倒影。

图片来源:NingYu Pao

  23。“我很生气”。我们在深夜到达了埃托沙国家公园的一家酒吧。四头狮子在分食一头他们杀死的大羚羊。一群土狼也被血腥味吸引,从灌木丛中窜了出来。于是4头母狮和16头土狼的战争打响了。最后的结局不出所料,母狮寡不敌众,羚羊成了土狼的战利品。

图片来源:Alasdair Turner

  24。“冰上的裂缝”。照片摄于南罗斯海,南极洲。当结冰的海面出现裂缝,下面露出的海水立即重新结冰,也就有了这张照片中的景象。中间的那条黑线是一层非常薄的冰。埃里伯斯火山的火山灰被风吹到了海面上,加速了海冰的融化。这幅照片是一个正在进行中的三年观察计划的一部分,观察的是地球上最遥远的海洋和这里的罕见景致。

图片来源:Raj Gupta

  25。“杀手级的海洋游泳健将”。我们一路追踪着这头从挪威海游出的逆戟鲸,他时而潜入海中,时而跃出海面,就像一只海豚。它身边溅出的水花足以证明他是海洋中的游泳健将,他独特的身体构造是大自然的恩赐。

图片来源:Prasenjeet Yadav

  26。“父母之爱”。犀鸟有一种非常独特的哺育习性。雌鸟会钻进树洞里,而雄鸟会用泥土封住树洞,只留一个小口,雌鸟的嘴刚好能通过这个小口探出来。一旦树洞搭建完成,雄鸟就完全承担起了喂养雌鸟和幼鸟的责任,直到幼鸟长大能够飞行。这幅照片中,一只雄鸟就在给树洞中的雌鸟喂食。

图片来源:Patty Waymire

  27。“既没雪,又没冰?”。一只孤独的北极熊坐在巴特岛上。今年的这个时候,岛上本该有雪,却没有下。和卡克托维克的居民交谈后我们得知,今年是一个暖冬,冰很晚才会形成。这将会影响到北极熊的数量,因为往年冬天他们会来猎食海豹,暖冬让他们失去了食物。

 

 

巴黎大皇宫博物馆面临闭馆 施工3年耗资4.36亿欧元

  法国巴黎大皇宫博物馆(Le Grand Palais)将于2020年至2023年闭馆施工,工程巨大,耗资4.36亿欧元。巴黎大皇宫因此也面临博物馆闭馆施工带来的前所未有大挑战。

  法国回声报记者马丁尼·罗伯( Martine Robert)报导,巴黎大皇宫博物馆女馆长斯勒维·胡巴克(Sylvie HUBAC)的任务艰巨。在发生巴黎恐怖攻击后,大皇宫的展览运营在今年上半年的营业额令人失望,观光客人数锐减,这不仅是参观人次受到影响,也影响到博物馆经营的36个书籍及纪念品商店的营业,2015年营业额下降了一半,为1.135亿欧元。

  下半年的展览节目的安排已经改弦易辙,胡巴克进一步说明:“展览项目是具决定性因素,占了我们营业额的四分之一。”

  九月开学开业后,靠着展览项目,业务又强力启动,直至十月底,吸引了95000参观人次。在展览私有化作法下,参观人次比预期的多了五倍,如“Mexique1900-1950”的展览项目已吸引47000参观人次。从十二月中旬起,一个崭新的经验开始了,亦即大皇宫将与罗浮宫、谷歌集团及具备3D技术处理文化遗产古迹的新创企业 Iconem等公司的合作,来保留历经战争死亡摧残的文物古迹遗址,例如将那个被战争摧毁的叙利亚东北部古文化遗址巴勒密尔(Palmyre)成立3D化档案 。接着,在2017年,大皇宫将展出罗丹、高更及欧文?佩恩(Irving Penne)等名家的作品,其宣传广告将是很美丽的。

  大皇宫国家博物馆在工艺业占了一个主星座的重要地位。这位巴黎大皇宫的老板还向回声报如此说,她也试图尽量出口这些展览项目,如:在香港举行莫内展,在赫尔辛基举办Modigliani展,在卡扎克斯坦的Robots展。与此同时,大皇宫也出口其文化经营智慧,如在阿布达比未来的罗浮宫商店,以及在香港设立的创作博物馆。

  现代化书店商店 

  在面对强大竞争对手,博朗里博物馆业务欣欣大功臣的线上博物馆商店Arteum,的进攻,法国书店商店的现代化从此也构成另一个优先选项,胡巴克馆长还说,罗浮宫及凡尔赛城堡的这些书店商店的经营都完全思考过。她还如数家珍地说:“本周四,在老佛爷的一个据点开张了,十二月还将在霍思曼大道的免税商店设立另一个据点。而且我们博物馆的产品从今起还将在亚马逊电子商店销售,同时也进行与法国之家Maison France中国网站及我们自己的电子商业网站整合工作的协商。”

  如果说在开支方面,这名博物馆女馆长勒紧裤带,但她同时也在延长补助金方面进行协商。2017年,这名总统府奥朗德办公室前主人将获得2020万欧元的补助,高于现今的1900万欧元补助。目前,她要做的是努力减少大皇宫从2020年11月至2023年1月闭关所造成的冲击。一个由国家资助的4.36亿欧元的工程即将展开,其中1.5亿欧元靠借贷,8600万欧元由文化部出资。这项工程开支包括了:2.25亿欧元的设施及装修费,1.37亿欧元的古物修复费,以及4400万欧元的大皇宫屋顶的工程费。

  大皇宫博物馆馆长胡巴克因考虑到不要损失掉一些著名的沙龙展的收入,如FIAC现代艺术展、法国图书沙龙展、古董双年展等等的展览,她考虑与巴黎市政府合作开辟一个替代性的网站,这也许是短暂性的网站。

 

 

贝克汉姆:伦敦艺术圈重要推动者,先锋艺术的资助人

从音乐到体育,再到时尚和商业,贝克汉姆夫妇都可谓是“呼风唤雨”式的人物。然而你或许不知道,二人在艺术界也有着重要的地位。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艺术收藏的他们,现在是伦敦艺术圈重要的推动者。

时尚摄影大师Steven Klein拍摄的贝克汉姆夫妇

  2010年,一位圈内人士曾向像英国镜报这样描述:“大卫·贝克汉姆是英国先锋艺术的重要资助人。除了购买艺术世界最重要、最著名的艺术家的作品外,他也独具慧眼,收藏了很多还在起步阶段的艺术家的创作。”

  而且据说,他们喜爱的作品有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爱”

  达明恩·赫斯特、草间弥生、翠西·艾敏…下面就让我们看看贝氏夫妇青睐的艺术家都有谁吧?(排名不分先后哟~)

  1、达明恩·赫斯特 Damien Hirst

达明恩·赫斯特

  达明恩·赫斯特英国当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虽然争议不断,但却有十分多的粉丝与支持者——贝克汉姆夫妇也在其中。2014年,为了给女儿小七哈珀·贝克汉姆庆祝生日,小贝豪掷60万英镑从赫斯特那里定制了一幅名为《爸爸的女儿》的油画。

达明安·赫斯特 Damien Hirst - Daddy‘s Girl

  这幅巨大的心形油画以粉色为主调,上面可以见到Hirst具有代表性的蝴蝶形象。颜色也是小七大爱的粉色~

  
《爸爸的女儿》目前被放置在了贝克汉姆夫妇位于伦敦西区的豪宅里~陪伴着小七~
  
工人正在搬运这幅巨大的画作

  2、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今年夏天,伦敦Victoria Miro画廊办展展出了日本波点女王草间弥生的南瓜海。辣妹维多利亚不仅来到展览现场,更拍摄视频上传instagram收获点赞不无。

维多利亚拍摄的小视频截图

  视频中的她站在一片南瓜海中好像在进行时尚大牌拍摄。此外,辣妹更特别@画廊两位总监Glenn Scott Wright 和Jane Suitor表达他们工作的感谢。

草间弥生 - 《南瓜》

  南瓜是草间弥生创作中的经典形象之一。你想问满屋的南瓜到底和“爱”有什么关系?作品的名字就叫“All the Eternal Love I Have for the Pumpkins” —— “我对南瓜的永恒之爱啊”~~ 

 

 

草间弥生 - All the Eternal Love I Have for the Pumpkins  
草间弥生 - All the Eternal Love I Have for the Pumpkins

  3、安迪·沃霍尔 Andy Warhol

安迪·沃霍尔 Andy Warhol - Self-portrait

  同样在辣妹的Instagram上,今年早些时候还能看到一张大儿子布鲁克林在伦敦高古轩画廊的照片。当时展览的作品来自时尚摄影大师Richard Avedon和波普教父Andy Warhol。至于贝克汉姆一家有没有入手一张安迪·沃霍尔的作品?或许只有高古轩的老板才知道啦。

 

克里姆林宫有很多未解之谜 行政大楼改造或可解密

原标题:克林姆林宫行政大楼改造将揭开中世纪奥秘

  中国文物网编译报道:下降至二十世纪 30 年代克林姆林宫行政大楼地下室常常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其走廊里仍然铺满了棕色的苏联时期瓷砖,而墙面上则残存着秘密通信电线遗迹。

  但向左或向右转,混凝土地基已经从潮湿的地下储藏室中拆除,可以看到一些保存最完好的早期莫斯科繁华中世纪住宅的面貌。

  此前,相关工作人员在曾居住于此的达官显贵的古墓中发现了一系列遗骨。在土褐色的地板下,考古学家对层状岩层进行了标记,包括十二世纪、十三世纪及十四世纪。

  莫斯科考古学研究所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主任尼古拉•马卡洛夫(Nikolai Makarov) 表示自 2014 年起,在总统弗拉尼米尔•普京 (Vladimir Putin) 下令拆除克林姆林宫墙内一处大规模斯大林时期建筑后,考古学家终于得以深入访问并探索相关建筑旧址。

  马卡洛夫在近期访问期间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克林姆林宫中存在很多未解之谜。”但作为“权利之所”,考古学家一直以来基本无法进入其中展开深入的考古研究。“我们仅对克林姆林宫进行过两次全面的考古调查工作”,包括最近这次。

  据悉,在 1918 年布尔什维克将其政府从沙皇俄国首都彼得格勒(Petrograd,即如今的圣彼得堡 (Saint Petersburg))迁至克林姆林宫后,其中大多数场馆很快被关闭。

  如今,游客必须经过总统安全服务部门的扫描检查方可进入从前堡垒中的十六世纪教堂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址(总统普京的办公室就位于此处)内参观。

  该斯大林时期建筑在布尔什维克毁坏了两个俄罗斯最受崇敬的宗教场所楚多夫 (Chudov) 修道院和升天 (Ascension) 修道院之后于 1932 年建成,并成为了宫内首个共产党的办公处所。

  值得一提的是,不仅王室家族的孩子曾在楚多夫修道院中受洗,而且十七世纪改革派大牧首尼康 (Patriarch Nikon)也在这里接受审判。而皇帝的加冕仪式则在升天修道院外的广场上举行,王室成员在离世后安葬于其墓地中。

  专攻中世纪俄罗斯建筑的建筑历史学家尤利娅•拉托姆斯克娅 (YuliaRatomskaya)表示:“这一拆除工程不仅与其使用功能有关,而且还关乎到意识形态问题。”

  最初,新的苏联政府在该斯大林时期建筑于 1917 年革命期间遭到炮轰损毁后进行了修缮。但随后他们决定将其改为红军预备军官学校。

  在一场莫斯科建筑的悲剧中,有关方面在未履约的情况下于 1929 年将楚多夫修道院中的十四世纪大教堂炸毁。

  目前,修复工作者将首先绘制出它的简图,并保存其十六世纪壁画。历史学家拉托姆斯克娅表示:“修复工作者达到工作现场进行了测量,并发现大部分壁画均被埋在废墟中。”

  普京最初的想法是拆除该斯大林时期建筑,并重建这两座修道院,但专家们表示反对。

  拉托姆斯克娅说道:“那些石头都经过了历史的洗礼。楚多夫修道院和升天修道院的毁坏虽然是我们的巨大损失,但认为其可以被同等大小的现代模型取而代之的想法是错误的。错误一旦犯下将无法挽回。”

  考古学家非常高兴有机会在十二世纪中叶首批莫斯科人聚居的遗址上开展发掘工作,尽管马卡洛夫承认他所有保留。

  马卡洛夫眺望着将成为游客栖息公园的空场说道:“起初,我并不确定这是否是一件好事(要拆除斯大林时期建筑),但现在我喜欢这片景致。封闭狭小的石质地牢消失了,克林姆林宫已变得更加开放。”(中国文物网编译报道)

 

 

 
推荐阅读
aaaaa.jpg
【新闻早报】年底前还有这些改变影响你的生活
 
sd1122.jpg
【数读新闻】上周武汉交通拥堵指数下降
 
汇率房价.jpg
【新闻早报】央行首次回应汇率和房价之争 10月份CPI同比上涨2.1%
 
sd1116.jpg
【数读新闻】武汉楼市调控更趋理性 成效明显量稳价跌
 
琴台音乐节1.jpg
第五届琴台音乐节
 
健康中国.jpg
【数读新闻】2030年“健康中国”什么样?
 
黄鹤云微信二维码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鄂ICP备  05022490  鄂新网备 0101  网络视听节目业务 许可证号:190717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