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电视问政第三场开考 曝光帮扶企业工作不主动问题 市民跑5趟都没办好花店营业执照

为开鲜花店,创业小老板跑了5趟还没办下营业执照。疫情期间,定点药店临时改为重症药店,如今要恢复成普通药店,积存的100多万元重症药成了药店企业的心病。6月5日晚,武汉《电视问政:每周面对面》播出第三场,聚焦帮扶企业工作不主动的问题。武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市医疗保障局主要负责人上台接受问政。

市民跑5趟办不了营业执照

【暗访短片】

去年5月,胡先生与武汉兴城物业公司签下门面租赁合同,经营鲜花店。从今年4月8日起至今,他跑了5趟,冶金街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却说他租赁的门面没有房产证。

巡查员走访发现,青山区工业二路这条街的24个临街门面确实没有房产证,但之前商户用房产证明办了营业执照。其原属武汉钢铁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2018年6月所有权移交给武汉兴城物业。于是,胡先生拿着兴城物业出具的房产情况说明、门面移交证明又去冶金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却说,房子不是兴城物业的,需要设计院写房产承诺书。当胡先生拿出设计院将门面所有权移交兴城物业的说明,工作人员依然不认可。

【问政现场】

冶金市场监督管理所负责人坦承,该所相关工作人员对疫情期间帮扶企业的政策理解不到位,存在机械执行相关办证政策的行为。

武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刘涛直言,这暴露了市场监督管理工作人员服务不上心、对政府部门出台的帮扶政策落实不到位的问题。武汉钢铁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门面所有权移交给武汉兴城物业公司的产权证明书,可以视同产权证明,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按政策应该受理。

特约监督员追问,这是否意味着市场监管工作的闭环还有疏漏?刘涛回应,确实还有跟踪检查落实不够的地方,市场监管人员应想企业之所想,急企业之所急,帮企业解决实际问题。

药店积存百万元重症药成包袱

【暗访短片】

从今年2月开始,因抗疫需要,武汉市医保局将全市医保门诊重症(慢性)疾病定点零售药店试点临时从10家分批扩大至111家。药店却发现买普通药刷不了医保卡。

巡查员暗访发现,在一家转为重症的药店门前,虽然挂着医保刷卡点标识,但只能提供重症刷卡服务。一药业集团负责人介绍,之前批准的几家重症定点药店是双轨制,既可以刷医保也可以刷重症,技术层面上没问题。但疫情期间,新增重症定点药店是单轨运行,没说什么原因。

一家位于东西湖区经营药店企业表示,当时情况紧急,药店改刷重症医保后才知道不能刷居民医保,反映到区医保局,区医保局表示不知情,问了市医保局,被告知是暂时性的,没想到一直到现在,这些药店仍只能提供重症刷卡服务,普通医保用药无法刷医保卡,市民觉得十分不便。

5月12日,武汉市医保中心一纸通知,又让这些新增门诊重症(慢性)疾病定点零售药店的负责人懵了。通知指出,随着疫情逐步控制,从7月1日起,临时新增的试点将恢复普通医保定点药店。一药店负责人称,接到该通知难以理解,药店积存了100万元的重症药,又该何去何从?

【问政现场】

“加授门诊重症(慢性)病服务权限,方便了重症医保刷卡,为啥就不能方便普通医保刷卡呢?”现场,一市民就此提问武汉市医疗保障局局长郑先平。郑先平解释,疫情期间,为了解决重症(慢性)疾病患者购药难题,武汉临时将部分卖普通药的医保定点药店,转为门诊重症(慢性)疾病定点零售药店,所以这些临时新增的重症药店只提供重症刷卡服务。

“药店进的重症药卖不完,药店就要自认倒霉?”东西湖区医保局负责人回应称,药店没卖完的重症药,会由配送企业再收回。

郑先平介绍,四五月份武汉各大医疗机构恢复诊疗后,患者到重症药店购药需求减少,报指挥部批准,7月1日起,临时新增的试点恢复普通医保定点药店,期间有一个缓冲期。药店购进的重症药若确实卖不完,市医保部门会跟有关商业机构协商。只要不影响销售,按照行业规则,由这些重症药品的配送机构组织回收,不会让这些药店受损的。今后除了加强监管外,还会继续加强服务工作。


编辑:张迎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